親愛的讀者,不要忘記收藏大眾文學網哦!熱門小說最新章節永久免費!

第八百五十三章 調兵殺魏

    怎么說呢,跪求訂閱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京駐軍自洪武時便有三大營,分為神機、巡捕、神武三營。

    三大營兵力又不盡相等,神機、巡捕二營各有定額兵一萬六千人,神武營則五千人。

    此三萬七千人便是南京駐軍主力,然二百年下來,諸將及勛戚、閹寺、豪強以廝役占冒者居十分之三,老弱病殘者居十分之三,所余堪戰勁卒選用者只十分之四,不足一萬五千人。

    除這三大營兵外,南京城內另有一支堪稱精銳的軍隊,即內守備廳所轄水陸標兵,有兵四千八百余。

    此外,孝陵駐軍又有五千余,其中精兵約摸六百,亦屬內守備提調。

    除了這些兵馬外,就是隸屬南都兵部的周邊諸省軍馬,其中又以中都鳳陽守軍人數最多。

    因而,于南都外守備勛臣而言,所能指揮僅神機、巡捕、神武三營,但卻須內守備太監簽押,南京兵部尚書副署,否則外守備勛臣是不能單獨調兵的。

    若三勛臣一致同意調兵,那么按祖制則不予知會北京,即可“先斬后奏”。

    當年寧王在江西叛亂,便是由南都三巨頭發三大營兵,交予巡撫王守仁指揮,這才平定了寧王叛亂。

    只是,因南都調兵事先未向北京通報,給了武宗皇帝借口,鬧出了一幕鬧劇來。

    陳福受了劉朝用授意后,便往各營前去傳話,他先去的是是內守備直轄水陸標兵營,爾后再去巡捕營。

    等從巡捕營出來后,陳福卻得到消息,魏國公徐弘基正與豐城侯李承祚、忻城伯趙世新、誠意伯劉藎臣、靈壁侯湯貴等一干勛戚齊聚在隆平侯張國彥府上。

    陳福頓知怎么回事,如那忻城伯趙世新、靈壁侯湯貴等人可都是和魏良臣有過節的,魏國公徐弘基將他們召集在一起,用屁股想也知所為何事了。

    心下冷笑,也不再耽擱,火速趕往神機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隆平侯張國彥祖上乃成祖寵臣張信,建文帝時曾命張信往北平攻取成祖,結果張信聽了母親勸說,將此事密告于成祖,使得成祖十分感激于他,遂于靖難之后封張信為隆平侯。

    張信乃于正統年間去世,死后追封勛國公,傳至張國彥這一代,仍為世襲隆平侯爵。

    張國彥膝下只一子,名張拱日,今年方十八歲,這會正侍立于父親身后,聽各家勛臣伯伯們說話。

    “你是國公,我等要么是侯,要么是伯,按道理是當聽你魏國公的,可魏國公早前可是不理會我等的……怎么,如今自家房子著了火,便要我們出來幫著滅火了不成?”說話的是靈壁侯湯貴,話語之中滿是刻薄之意。

    這倒不能怪湯貴對徐弘基不滿,早在去年,湯貴和趙世新他們就曾上門請求徐弘基出面,與他們一起上書彈劾魏閹在南直胡作非為,可徐弘基卻因不想得罪皇帝,加上自家產業雖受波擊但損失較小,因而不想當這“出頭鳥”,拒絕了湯貴他們的請求,令得一干勛戚們十分失望。

    這會,徐弘基卻跳出來要大家伙跟他一起對付那魏太監,湯貴他們肯定要說怪話。好在湯貴沒把話說絕,他要說魏國公府的兵將沒用,武器叫人奪了不說,衣服都叫扒了,魏國公實在是沒能力對付魏閹,這才請他們幫忙,只怕徐弘基能當場暴走。

    “靈壁侯少說兩句吧,魏國公既然把我等叫到這來,那我們便拿個章程,是上書還是如何,聽魏國公的就是。”

    忻城伯趙世新家中并無產業叫魏閹沖擊,也不像湯貴一樣有個外甥讓魏閹給弄死,但那叫被沉了江的通泰參將曾國華卻是他府上出去的。

    打狗還要看主人面,魏閹不將他忻城伯府放在眼中,趙世新可不與他善罷干休。他見湯貴在那說怪話,怕把事給弄崩了,所以出來打個圓場。

    在場這眾人都是南京城的勛戚,這會理應一致對外,而不是在這你怪我,我罵你的。

    “老趙說的是,從前的事都不去說了,鐵場的事大家也都知道了,那魏閹連魏國公的產業都敢動,那我等產業他更是不放在眼里了。”

    誠意伯劉藎臣祖上可是開國功臣劉基,為人也十分儒雅,但儒雅之下卻是一顆睚眥必報之心。

    因為,魏閹在長江搞的封江,受損最大的就是他誠意伯府。

    本就有心報復,卻勢單力孤,如今有勛臣之臣的魏國公出面,他劉藎臣還有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又有兩個伯爺出面說圓場話,一個是廣寧伯劉嗣爵、一個則是武進伯朱世恩,二人祖上都是靖難的功臣。

    湯貴悶哼一聲,不再說話,但神情看著是不平的。

    一直沉默的魏國公徐弘基見狀,再是忍受不住,袖子一拂,說了句:“既然靈壁侯府想著各家自掃門前雪,那就當老夫沒來過好了……區區一個太監,老夫還不曾怕了他!”說完,怒氣沖沖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國公發這么大脾氣做什么,稍安勿燥,稍安勿燥…”

    忻城伯趙世新和豐城侯李承祚忙上前將徐弘基攔住,好說歹說給拉了勸下來。

    武進伯朱世恩他們則走到湯貴身邊,低聲與他說些什么,湯貴這才不擺臉子。

    “魏閹敢與國公府動兵,便留他不得,但不知魏國公打算如何對付這魏閹。”身為主人,又和魏國公府交好,隆平侯張國彥斷是不能讓這事黃了。

    “他敢做初一,老夫就敢為十五。”

    徐弘基環顧眾人,直言他意調兵擒殺魏閹。

    眾勛臣聽了都是一驚,均沒想到魏國公竟然是要調兵誅殺魏閹。

    那湯貴則是眼前一亮,精神為之一振。

    “魏閹雖該死,可畢竟是內臣,是不是…”廣寧伯劉嗣爵有些打突,眾家勛戚聯手誅除皇帝的寵奴,影響可是很大的,萬一天子降罪,那這事如何收場。

    “若廣寧伯擔心有什么后果,老夫不強求,在座有誰不愿意的,現在便可回去。”徐弘基脾氣暴躁,說話自也粗聲粗氣。

    眾勛臣你看我,我看你,卻是沒人動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怕的!我湯貴愿和魏國公聯手誅殺那魏閹!”

    湯貴猛的站起,說話間桌子一拍,于眾人道:“國公都不怕天子降罪,你們又有什么好怕的,殺了那魏太監,天子真要降罪,便由我靈壁侯府擔著便是!”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關于我們 -聯系我們 -免責聲明 -網站地圖-

Copyright 2002-2014 www.dztxt.com 大眾文學網 版權所有 - 免費提供大眾文學網 - 提供免費小說在線閱讀和電子書下載

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轉載至大眾文學網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。

双色球复式投注金额及中奖计算表